聯絡我們  

+886 2 2897-3110

  • 北投說書人官方粉專
  • 北投說書人官方 IG
  • YouTube - White Circle

#北投故事

生活提案

北投限時專送專題|櫻華落地色不褪 ,3181駛終如一:3181陳文宗(下)

溫泉鄉騎士影像人物誌工作坊

統籌單位:不完美原創工作室
協辦單位:北投說書人
(鄭重感謝受訪者時代理髮廳老闆;感謝影片和訪談稿提供者:劉麗珠、李靜瑜、趙駿豪、謝昀軒)

 「溫泉鄉騎士」社區影像工作坊學員劉麗珠、李靜瑜、趙駿豪、謝昀軒拍攝

 

訪問時間:2017/5/24(三) 19:00-20:00

訪問地點:橙林教育

受訪者:3181車行陳文宗

訪問者:劉麗珠、李靜瑜、趙駿豪、謝昀軒
 

劉麗珠:今天有三個重點要向文宗大哥請教:第一就是之前有一張照片,之前你跟我說,我們3181以前是柑仔店,不知是不是這個樣子,你跟我們看,是這個柑仔店嗎?在頂好旁邊,那個最開始的3181最開始的那個點,是長這樣嗎?

陳文宗:應該差不多是這樣 。

 

劉麗珠:應該差不多是這樣,有哪裡一樣?歹勢,阮這個相片沒有清楚,這好像雜貨仔店? 

陳文宗:你這是去哪裡撿的?

 

劉麗珠:我就去找,盡量去找,你看這樣放東西對嗎?

陳文宗:是啦,這有燒酒。

 

劉麗珠:有燒酒對喔,電火這樣對嗎?

陳文宗:對。

 

劉麗珠:看起來,你印象裡面?

陳文宗:應該是。

 

劉麗珠:有差不多幾成是?

陳文宗:我沒有注意到那麼詳細。 

 

劉麗珠:但是這是放對的?

陳文宗:我都物件拿就走 。

 

劉麗珠:啊電話,那時候的電話在哪?那時候陳大哥你跟我說,那時候就是從這裡接電話嘛?

陳文宗:我那當時電話不會去打的ㄟ,電話不是在這裡接。

 

劉麗珠:不是在這裡接?

陳文宗:這支電話後來店沒有賣,才跟他們買的。

 

劉麗珠:喔,所以這支電話就是原來3181,前面是2891嗎?

陳文宗:還有一支396。 

 

劉麗珠:全部是怎麼唸?那電話號碼?

陳文宗:2891-3181。

 

劉麗珠:2891-3181,是本來柑仔店的電話,因為我們要開摩托車店,才跟他們買這支電話。

陳文宗:對。

 

劉麗珠:感謝你,感謝你

陳文宗:阿都他們店沒有做了。

 

劉麗珠:就是他們沒有做,才跟他們電話買來。

陳文宗:本來是他們在做。

 

劉麗珠:做柑仔店嘛?

陳文宗:柑仔店,電話他們的,他叫會幫人家送東西,送去旅社,飯店,都從這裡送。

 

劉麗珠:都從這裡,好,感謝你,這樣我們的資料就對了。再來要問文宗大哥,那時候柑仔店差不多是民國幾年?你記得嗎?

陳文宗:民國......那很早,差不多十幾年前,七十幾年頭

 

劉麗珠:七十幾年頭,一開始,啊一開始3181你就去了嗎?

陳文宗:一開始還沒。

 

劉麗珠:開始多久你才去,文宗大哥才加入?

陳文宗:開始這要怎麼說......

劉麗珠:你聽人說......

陳文宗:是我去那裏多久嗎?

 

劉麗珠:不是,就是你進去3181的時候,那支電話已經開始多久了?

陳文宗:那支電話差不多......

 

劉麗珠:有十幾二十年嗎?

陳文宗:差不多,嗯,我現在71歲呀,差不多一,二十年了。 

 

劉麗珠:一、二十年,你進去之前就有一二十年? 

陳文宗:差不多一、二十年。 

 

劉麗珠:二十多年後你才加進去? 

陳文宗:嗯。

 

劉麗珠:那當時,當初那當時...... 

陳文宗:我看不只,有三十年喔。

 

劉麗珠:不只喔,有二,三十年,啊你才加進去嘛? 

陳文宗:對。

 

劉麗珠:請問那當時文宗大哥,你加進去還在柑仔店,那時候有多少人? 

陳文宗:柑仔店那時候沒人了,都移走了,他們都移到樹仔下這邊。

 

劉麗珠:喔! 

陳文宗:那時候整個都改了。 

 

劉麗珠:那往前推,還沒買柑仔店那支電話,3181在哪? 

陳文宗:3181就是在這個頂好旁邊,旁邊那兩間。

 

劉麗珠:旁邊那兩間,有一個車行喔?

陳文宗:不是車行,那是一間雜貨仔店。

 

劉麗珠:是一間雜貨仔店,只是他那支電話來? 

陳文宗:那支電話後來移到前面這邊,那當時樹仔下有摩托車。
 

 當初3181車行就在頂好旁邊的位置。

 

劉麗珠:我幫你整理一下,看我聽的對不對喔?

陳文宗:喔。

 

劉麗珠:就是當初買這個電話,也不是算車行,但是你們摩托車在那裏停,對否?

陳文宗:喔。

 

劉麗珠:你們在那裏接電話,也載人?

陳文宗:對。

 

劉麗珠:對喔,就像現在的車行一樣,那時頭家是誰?甘有一個頭家?像現在車行的頭家?

陳文宗:頭家…頭家就是現在這個。

 

劉麗珠:叫甚麼名字,可以知道嗎?

陳文宗:這個不要說。

 

劉麗珠:好,我們不要說出去,阿不過這,他不要給人家訪問我們知道他的名字可以嗎?你寫,阿我們不要錄。

陳文宗:(寫字的動作)

 

劉麗珠:你不要跟我講,(笑),喔簡先生…簡先生就是以前到現在都是這個頭家,沒有換過?

陳文宗:這,他不要給人家訪問。

 

劉麗珠:這個簡先生是以前到現在,還是他兒子來接?因為3181好多年了?

陳文宗:喔,最開始他也是跟人家買的,他買很久了,差不多有三十年了。

 

劉麗珠:這樣喔!

陳文宗:三十幾年了。

 

劉麗珠:有喔,這支電話有三十幾年了,以前你講有摩托車,最多時候是有多少人?

陳文宗:最多差不多有三十八個到四十個。

劉麗珠:哇,三十八個到四十個摩托車騎士,但是現在有幾個?

陳文宗:真漏氣,現在剩下三個,四個。

 

劉麗珠:三個,四個,你覺得這是甚麼原因?就是那時候3181最…...

陳文宗:你聽我說。

 

劉麗珠:好,你說。

陳文宗:北投旅社那個時候,我們這裡生意最好。

 

劉麗珠:嘿。

陳文宗:阮這以前都載飯店的小姐,內將,阿以前沒有公車,沒有老人優待。

 

劉麗珠:嘿,沒有優惠。

陳文宗:沒小包車,大家都會叫我們的車,我們這個站現在卻最差,現在的老人比較節省,公車不用錢,車班又多。

 

劉麗珠:所以你覺得有個原因是,交通的轉變?

陳文宗:交通轉變。

 

劉麗珠:還有優惠。

陳文宗:阿,交通轉變,還有那兩棵樹鋸下來,前面停一些摩托車,摩托車附近的頂好,有些新搬來的。我們這有摩托車,人不知,阮也沒有廣告,阿無齁,像2891-2488那邊,他知道,4733,他也知道。他們那邊生意卡好。

 

劉麗珠:謝謝你,那麼我了解。那你可以跟我們講,這個簡先生買3181這三十年來,對文宗大哥你來講,3181有甚麼卡特別的歷史事件?最重要的事情,有甚麼轉變?

陳文宗:轉變就是這個公園改建。

 

劉麗珠:說三項?

陳文宗:公園改過後我們就生意差。

 

劉麗珠:喔,就是新北投公園改建之後,反而變不好,原因是…

陳文宗:還沒改建前那裏是整排摩托車,有一個定點,現在因為都空空,沒人知道,整排都畫格子。

 

劉麗珠:都變停車位嘛!

陳文宗:我們也要跟他停在格子裡,人家不知道,我們只好移到上面,等一些以前的客戶。

 

劉麗珠:所以你覺得最重要的改變就是,北投公園改建,那裏變成停車格?

陳文宗:對…

 

劉麗珠:還有嗎?我們若要說五樣,3181最重要的歷史改變?

陳文宗:這是一個原因。

 

劉麗珠:還有嗎?

陳文宗::停車格一個原因,交通改變一個原因,公園改建,無人知道也是一個原因。

 

劉麗珠:無人知道?我們沒廣告?

陳文宗:現在本來生意就愈差,阿自己跑

 

劉麗珠:愈來愈沒名聲?

陳文宗:打電話來沒人接,你打完他打,四五通電話,無法應付,久了人家就不會叫你。

 

劉麗珠:喔,對啦,也是真的,我們的人力沒那麼多。

陳文宗:人家叫一次二次,叫不到車,就叫別家,所以我現在才跑24小時。

 

劉麗珠:對啊

陳文宗:現在簡先生下午1:00跑到半夜1:00,我從半夜1:00跑到明天。

 

劉麗珠:你跟他輪?

陳文宗:現在有手機,我在家裡很近,手機若响,一點聲音我都知道,半夜1:00他回去,我去接他,我都用我的手機,手機放在身邊,我也馬上走了,半夜234點照常跑,回去我就睡了,因為有年紀好睏,很好驚醒,電話想一聲我就知道,淺眠,有年紀,卡淺眠。

 

劉麗珠:安捏我知道了,我一直在想說,你已經有歲了,71歲,為什麼要做24小時?不會太累?

陳文宗:因為是服務業,這也不會影響到我,反正在樹下躺著也是可以睡,回去家裡也是睡,閒的時候就是睡,不然就是看電視,有時候人家揪去下港七淘,一天半天,多天也沒辦法,一天二天就要跟他們說。

 

以北投公園的涼亭為據點,3181的摩托車都停在涼亭的附近。

 

劉麗珠:那3181還有甚麼重要的歷史改變?

陳文宗:歷史改變喔…

 

劉麗珠:還是甚麼很重要,很光榮的?

陳文宗:很光榮的…?

 

劉麗珠:別人沒有的,只有3181有。

陳文宗:以前有種樹,黃槿,那是我們種的,小枝木頭種三四枝,種到好大棵,這個黃槿,它會蔓延,整個遮住很涼,現在熱得很。

 

劉麗珠:那是你們做的?

陳文宗:對…

 

劉麗珠:那時候我們3181有三四十個人

陳文宗:北投現在若是五六十歲的,七八十歲都知,有些搬到美國,搬到外國,還是從下港回來,才知道3181,其他都不知道。

 

劉麗珠:你看我們有歷史捏

陳文宗:嗯,有歷史…

 

劉麗珠:阮3181有歷史捏,有影你沒跟阮講,阮都不知,這最重要ㄟ,那棵樹是我們的標誌喔?

陳文宗:對,對夏天有時候沒有回家,就躺在那裏,那裏的長椅子,躺在那裏睡覺。

 

劉麗珠:足好睏喔?

陳文宗:夏天有時候常常沒回家,就躺在那藤椅上睡。我們那一期感情很好,所以我們的機車不會怕被偷牽,我們在那就算是多小的事,我們那幾個人,任何時候都有四五個人在監視,所以我們那一期的最好。如果有喝醉酒的,我們會觀察,如果還可以勸說的,就說這裡不能抽菸,燒酒不要喝了在這裡吵。如果勸說不聽,打電話叫警察來抓走。

 

劉麗珠:你人很好捏!

陳文宗:常常有些流浪漢,拉屎拉尿,也有女人好像精神不正常,在那小便,整條褲子卸下,不太正常,脫褲之後不再穿上,而一些觀光客自大馬路走過來,唉,那景哪能看,趕快叫「查某間」拿褲子來。她的那條褲子因蹲下,然後連內褲也不再穿回去,就矗立著,真是丟臉死了。有時候屎也拖在那裡拉。所以像這種,你們會幫忙喔,我們可以說,治安在那時候,像是早上周圍髒,我們早上剛要運作,我們那裏有大掃帚,拿起來幫忙掃,掃地當運動。有人早上要去公園運動,而我們也是運動,一方面幫助些掃地的,這些,也都有啦,治安很好。

 

劉麗珠:很好很好,你們有幫助治安、遊民、還有不太正常的人也幫忙注意。

陳文宗:還有一些我也有便當給他吃,結果一吃慣習就圍著。

 

劉麗珠:流浪漢你也有照顧?

陳文宗:有阿,有些衣褲臭摸摸,我就去市場買人家回收那種,一件100,五十塊買來給他穿,穿髒丟垃圾桶,我們也不可能幫他洗。

 

劉麗珠:我看到文宗大哥你足有愛心,剩下的還有簡大哥也是和你一樣的做法嗎?

陳文宗:還有一個大我兩三歲,差不多七十四,五歲。

 

劉麗珠:貴姓?

陳文宗:那個姓曾,以前也在雜貨店。

 

劉麗珠:詹天佑的詹嗎?

陳文宗:不不,曾。

 

劉麗珠:曾國藩的曾,好。

陳文宗:國語卡袂曉。

 

劉麗珠:這樣我才分的清楚,曾國藩的曾,所以你們的年紀差不多喔,你和簡先生,和詹先生?

陳文宗:簡先生減我二,三歲,我減曾先生二,三歲。

 

劉麗珠:所以你剛好在中間?

陳文宗:對,我剛好在中間。
 

 3181車行的電話是拉線到公園裡的。

 

劉麗珠:沒出車的時候都在做甚麼?你們三個都在做甚麼?

陳文宗:平常都在那裏等。

 

劉麗珠:平常有甚麼娛樂?

陳文宗:娛樂,那有甚麼娛樂,收音機帶著邊聽。

 

劉麗珠:收音機,還有嗎?

陳文宗:哪有甚麼?

 

劉麗珠:聊天…

陳文宗:看書,看雜誌。

 

劉麗珠:聽收音機,看雜誌?

陳文宗:公園裏很多人,在公園裏講話。

 

劉麗珠:好,謝謝,因為我看別的車行有漫畫,所以我才好奇跟你問?

陳文宗:不會啦。

 

劉麗珠:3181在公園那個點有甚麼配備?例如,電話是轉接嘛,有些是安全帽,有甚麼東西是放在那裏?

陳文宗:沒,阮沒有那樣

 

劉麗珠:沒特別那樣設嘛!

陳文宗:沒,沒,我們都有主顧客在,他們都知道

 

劉麗珠:所以你們也是做久了

陳文宗:做久了。

 

劉麗珠:這是我們了解車行的歷史,現在再回來問文宗大哥你,在上一次的訪問,我坐你的車時,你有跟我說,民國35年你就進來了

陳文宗:不是35年。

 

劉麗珠:35歲啦,是嗎?還是你是何時開始騎的?

陳文宗:我好像40歲才進來的

 

劉麗珠:那我的記錄錯了,我寫35歲

陳文宗:對,我差不多35到40歲之間
 

劉麗珠:我就記得你跟我說35歲,現在71歲,你跟我說騎摩托車已經30幾冬,對你來說,你跟我說這麼多有關3181的歷史,你可以跟珠珠說,3181以前到現在有甚麼服務是沒有改變的?例如,你剛才說,你很有愛心,以前載不管是女中或是甚麼,你都會盡心給人家保護。現在載小孩,也就是從以前到現在,你們沒有變的?雖然我們有歲啊,但是摩托車的精神是一樣的,你說說看?

陳文宗:對啦,那都沒變,一樣這樣,有甚麼?就是路況都很熟,啊就是這樣,我們吃這行飯的......

 

新北投溫泉區3181車行的摩托車騎士陳文宗

 

劉麗珠:你有感覺我們3181做甚麼事情,是一直以來始終如一的?

陳文宗:我有一些小男孩,小女孩差不多幼稚園我就載了,現在已經做阿嬤了

 

劉麗珠:從幼稚園載到變阿嬤了,還是叫你的車喔?

陳文宗:喔

 

劉麗珠:這樣好不一樣喔

陳文宗:有些已經嫁出去了,她已經做阿嬤回來還認得我,國小也載她,現在做阿嬤。

 

劉麗珠:那是好特別的感覺喔?

陳文宗:啊…

 

劉麗珠:很不一樣喔,你從她小時候看她到現在做阿嬤,回來叫你的車,還是認得你?

陳文宗:會啊會啊,臉模子還認得,都沒甚麼變。

 

劉麗珠:對你來講是甚麼感覺?

陳文宗:感覺很溫暖,都很有感情了,以前到現在,我們人啊,久了逗陣都有這個感情在,感覺這樣這樣很溫暖。因為我來去故鄉,我19歲提早去做兵,啊去做兵,做三年兵回來,三重埔,我老爸搬到那去賣煤炭,賣瓦斯,回來住在那裏,我19歲就離開我的故鄉,住在三重埔,若照說是住比較多年的,來來去去,到我25歲娶阮某,才來住北投

 

劉麗珠:但是我剛才聽到你講得很感動,那個小小的讀幼稚園,載到現在,我聽起來,文宗大哥你對北投,真的啦,因為你娶了個北投的女孩子做某,但是你對北投的感情很不一樣。

陳文宗:啊感情,像我淡水出世,我就是要回去那裏,不管何時我就是回去那裏,我也不會去三重埔,三重埔是阮賺錢的所在,阮老爸賺錢的所在,在哪裡出世,我那天不是在講,我們人在哪裡出世,心就在那裏。就像從中國大陸來,他再怎麼樣心還是向著那邊

 

劉麗珠:啊他就是想要回去大陸,他的故鄉嘛!

陳文宗:再怎麼說,打虎親兄弟,國民黨和共產黨,我不是在說政治,國民黨那時被共產黨打,跑到台灣來,為什麼現在哥倆好?現在他們又會和好,為什麼不跟台灣人好,就是心向著那邊。

 

劉麗珠:是

陳文宗:一個是外來的種族,現在不是在說政治。

 

劉麗珠:我了解,我了解,你是要讓我們了解,誰人從哪裡出來,那個感情情份就在

陳文宗:對對對,你看現在吳敦義已經選上,他也是要往那邊去,就是一中原則…,打虎親兄弟,你如果跟你大姊,小妹吵架,但是看到外人在欺負她們,你還是會幫助你大姊。

 

劉麗珠:是啊,這就是人嘛,所以文宗大哥,我聽起來淡水是你一個故鄉?

陳文宗:我今天又去,去聊天再回來。

 

劉麗珠:北投也是你另一個故鄉?

陳文宗:對

 

劉麗珠:可以這麼說喔?

陳文宗:但是我的感情是北投比較沒有感情,淡水比較有感情

 

劉麗珠:做頭路的所在?

陳文宗:做頭路北投住最久,結果我在淡水出世,我最喜歡這,我的山,我的城牆,我的厝都在那,一些認識的人,但是現在回去,一個個一直沒了…

 

劉麗珠:我們老了本來就是要面對這些

陳文宗:像我們吃同學會也在淡水,我國小讀三個學校畢業欸,很少人像我這樣。

 

劉麗珠:你搬家嗎?

陳文宗:沒,不是搬家喔,以前你看我多調皮,這坪頂國小,這水源國小,這淡水國小,我一二年級讀坪頂,我爸給我轉到水源國小。

 

劉麗珠:為什麼轉?

陳文宗:因為壞規矩啊

 

劉麗珠:(笑)太頑皮,太頑皮了

陳文宗:到坪頂國小30分鐘,不行轉到水源國小40分鐘,再到淡水國小一個小時

 

劉麗珠:哇,更遠,啊有畢業嗎?

陳文宗:又轉回來水源國小,在田野國小畢業,讀五次,一坪頂,二水源,三淡水,四水源,五坪頂,在坪頂讀十幾名,在水源國小讀第一名,還做班長,差不多到三年級四年級,我爸又把我轉到淡水,五年級回到水源,六年級在坪頂畢業

 

劉麗珠:我冒昧跟文宗大哥問,這個個性,你有流浪的個性?

陳文宗:我的個性很倔強,我以前會和人打架,你若是幹譙我,一定會給你報復,你看那個人對我好,我會行禮點頭,就像一些客人,人客若叫我的名,我會先點頭,拿錢時一定雙手拿。

 

劉麗珠:人對你好,你也會對人好,你跟珠珠說很多遍,這也是你欣賞日本人的所在?

陳文宗:日本人是受我爸的影響,還有一方面,我去日本旅遊,看人家很守規矩,人家有一個進取的精神,你看人家過斑馬線,走得很快,我們這邊不是,好像路都是他的,拖梭,做兵也一樣,兩人並排可以,三人要成一直線,我們現在不是這樣,走路給你走一整排的。

 

劉麗珠:路霸喔

陳文宗:不是說路霸,那很不守規矩,菸抽了亂丟,以前北投日本人…

 

劉麗珠:我要跟你請教的是,倔強的個性,欣賞日本人,放在騎士的精神裡面…

陳文宗:像以前來觀光的日本客人,早上看到我們都會說,喔嗨唷,說話時看到我們會笑,和氣會點頭。若是大陸的就不一樣,大陸的來有時候他們查哺問,你是台灣人嗎?我回答:是,我是台灣人。他的某就會拉他一下,要他不要說,好像我們欠他會錢一樣。所以中國人有這種心態,和你較無…日本人,武士的精神,三島由紀夫,切腹的精神給你看,也比較不會殺價。以前看到外省婆,買個菜也要出價,甚麼都要出價,如葫瓜10塊,他說5塊可不可以,這樣啦。

 

劉麗珠:那我們把他轉回來摩托車,我們來想文宗大哥,你騎摩托車這個行業這麼久,你覺得武士的精神,你的個性,在你騎摩托車這個過程中有沒有影響到你?

陳文宗:有喔,我曾經摩托車在騎,遇到臭屁的人,他看你跑摩托車無(瞧不起),他說,我流氓一二十歲,啊你三四十歲還在跑摩托車?賺無,歧視你這種,啊他不知道我的個性,我請他戴帽子,他說,啊不用戴啦,遇到警察怎麼辦?再找我算帳,坐在車上時,他身體給你歪一邊,我說,抱歉請下車。還有那種,譬如說,一趟路40,可是我是載他到50的所在,他就說,別人都40,我說,不然載回去不要收錢,在半路要跟我打架,要打架來啊。

 

劉麗珠:所以這個部份就是,雖然你騎摩托車,但是遇到不合理的事,對你不尊重的事,你是無法接受的?

陳文宗:有一次買東西,復興崗到忠義,車程要60元,他竟說三字經,喝酒茫茫,我鑰匙拿下要和他吵架,所以以前這樣不好。

 

劉麗珠:你有改變嗎?

陳文宗:有,我有改變。

 

劉麗珠:怎樣改變?以前很容易跟人家衝突?

陳文宗:新北投公園有人在喝酒,三四個外省人,很鴨霸,燒酒喝了大小聲,罵甚麼黨,那時陳水扁第一次當總統,我戴著陳水扁帽,見面看到我,就說,操…(三字經)你是陳水扁的人嗎?你是民進黨的支持者嗎?我殺死你,我幹掉你,我說,你現在在說甚麼,(接下來打架,被判50天),可易科罰金45000元

 

劉麗珠:可是那個代價好重?

陳文宗:他先動手啊。

 

劉麗珠:我了解。

陳文宗:他罵我,我戴帽子也不行,他可以戴帽子,他可以穿國民黨的衣服,啊我不能穿民進黨的衣服?

劉麗珠:所以你的個性有改變了。
陳文宗:對,改很多了。我受到父親的影響,欣賞日本人有正義感。日本的三島由紀夫的切腹自殺就是展現武士的精神,為了國家的富強,當時日本正值明治維新為何到了現代的下一代這麼糜爛?正如我們現代的年輕人一例一休,是不是沒有想到自己未來和國家的未來也可能不能吃苦,想想當時的三島由紀夫的武士刀一刀切下又一刀的剖腹就是一種決心,用自己的生命要讓下一代的人認真去思考該思考的問題。你有聽過這個名字嗎?(指三島由紀夫)我父親非常欣賞日本人,非常有正義感,外省太太買個東西都要討價還價,一再出價,如:我賣個蔥十元,他就會說五元行不行……

 

劉麗珠:我看到你說在公園發生的事情,和平時我們坐你的車,其實感覺不同,坐你的車是安心的,你還足好禮,對吧,人家對你好,您也一樣對人很好。

陳文宗:乘客給我賺錢的機會,我一定要對人家客氣。我已經六、七十歲了,身體還很健康,我們要身體健康才可以賺錢。我覺得自己的人生很有意思,不要說能常常出國大富大貴,但是我每天開開心心、快快樂樂的。

 

劉麗珠:我們靠我們自己啊

陳文宗:對,只要身體健康,每天快樂就好


劉麗珠:您從年輕約三十幾歲接近四十歲時進入3181,最難忘的三件事,那會是什麼 ?

陳文宗:我們摩托車是排班制的,當時我也是年輕壯年期,還沒四十歲,那時我三十七、八歲,我很重視穿著,都喜歡很時髦的穿著,都穿著日本或是義大利的衣服,總是時尚的打扮。要是理髮,我也一定要做臉,當時的錢是容易賺到的,經濟上是寬的。那女客人詢問:你幾號?我回答:我是十號。在一旁排班的人就說:不是輪到你啊!那女人很兇,直接了當的說:我錢要給誰賺,還要你管!她不管號碼就是要我載她,且直接的嗆聲表明。

還邊騎邊吐露她的心聲讓我知道,而我只是嗯啊嗯啊的回應著,我是在工作賺你的車資而已。一見面的時候,她還不太敢,後來要我載她到金山去吃土雞。又騎車過了一段時間,她就一再邀約我,接著她問我可不可騎車時,從腰部擁抱著我。我想:騎車安全扶著、抱著,以求安全也是人之常情,在這裡可以,但是到了北投就不可以了。我自己的煞車(心中的那一把尺)要煞住車。

---

3181車行摩托車騎士陳文宗的側面照

 

(家庭. 家世)

劉麗珠:還有要問的嗎?
李靜瑜:因為文宗大哥比較少說他的家庭的部分......

劉麗珠:文宗大哥,你願意說嗎?你願意說說您的家庭的部分嗎?

陳文宗:可以呀 ,沒關係。

 

劉麗珠:好呀!你說說看,您的家裡有誰跟你住一起的……

陳文宗:有我的太太,我有二個兒子,一個女兒。女兒已經嫁人,大兒子已經結婚娶太太了,現在在桃園,每天早上四點多就送瓦斯,後來我們分家了,現在給我的弟弟做,大兒子一大早幫人家開大卡車,接著還去兼職人家運送機械設備。

 

劉麗珠:所以跟您一樣,是很努力,很拼的年輕人,他有受到您的影響,一樣很認真打拼喔!那女兒已經出嫁,那小兒子還跟您住在一起。

陳文宗:第二個兒子也結婚娶老婆了,現在找不到什麼好工作,好像沒有適合他的工作,他的個性,做這行也不太適應,做那一行也不穩定,沒辦法,他就是這樣。

 

劉麗珠:那談一談女兒,女兒嫁遠遠的還是嫁到我們北投?

陳文宗:我女兒喔!算是嫁北投人,嫁給外省人之子(我們說的外省人第二代)我覺得呀!我們人呀!「越怕越死,越怕越中標」,我爸爸以前常常告誡我們,你們的兒子啊!女兒啊!千萬要注意,兒子就不可以娶外省人的女兒,女兒也不可以嫁給外省人的兒子,這樣對不起我們台灣人。若這樣做還不如剁一剁給豬吃……我也是一直這樣告誡我們的兒子、女兒啊,但是我的女兒在初中、國中的學生時期,就有一個青梅竹馬的同學,說真的我的女婿很好,但是他就是嫁給外省人之子 (我們說的外省人第二代)……

 

劉麗珠:文宗大哥,因為我們這個場地,我們的同學都要會來上課了,我們的家庭訪問的部分還沒有訪問完,我們會再安排一次訪談,非常謝謝您。

陳文宗:好的,我說的「越怕越死,越怕越中標」。

劉麗珠:對呀!人生好像就是這樣「越怕越死,越怕越中標」。感謝您!
陳文宗:感謝。

 

---
 

陳文宗:我的父親非常勤儉,賺了一些錢,還可以留給我們,現在我父親過世了,當時我們兄弟花的五、六十萬,請道家師父為我父親做足法事也是感念父親對我們家的付出,這樣做才對得起父親。
 

陳文宗:過去我性情急躁,常常會因事入獄, 年輕時的我個性很急,常常都會被罰前面一個紅燈一急就轉彎了警察就吹哨咇逼逼又來了……就被警察開罰單了一千八、一千八就沒了……現在就沒有就比較不會了,很久都沒被罰了。

陳文宗:我的人說話會不會不好,太直接……

劉麗珠:不會,不會的,我們人相處就是這樣的,話說得投機,就會靠近一些。

陳文宗:我這個人啊!從讀書到當兵,看見人說一套,做另一套,言行不一,這是我最不欣賞的。


劉麗珠:我覺得很好,你有你自己的想法。文宗大哥有關於你的人物誌報導,我們都盡量紀錄寫下來了,在月底之前,萬一還有需要您幫忙的,可能還需要訪問您幾次,要再拜託您喔!陳文宗:好的,可以的。

 

--

 

Please reload

​編輯推薦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