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絡我們  

+886 2 2897-3110

  • 北投說書人官方粉專
  • 北投說書人官方 IG
  • YouTube - White Circle

#北投故事

生活提案

北投限時專送專題|溫泉鄉新生代騎士 謝翊風(二)

溫泉鄉騎士影像人物誌工作坊

統籌單位:不完美原創工作室
協辦單位:北投說書人
(鄭重感謝受訪者謝翊風;感謝影片和逐字稿提供者:劉逸萱、簡宜婷)

 

 騎士出任務;採訪者:劉逸萱,受訪者:謝翊風。


項次:B-1

關鍵字索引:北投文物館、童年、過去

時間:20170529(四)15:26 (10’49”)

地點:北投文物館前

受訪者:謝翊風

採訪者:劉逸萱

逐字稿:簡宜婷

 

劉逸萱:那那時候對這一區的印象是什麼?

謝翊風:這區的印象喔,基本上就是說我有當學徒的部分,比較有印象而已啊,然後其它就,後來就亂跑了啊。

 

劉逸萱:可是在念逸仙國小的時候也是常常要往這邊跑啊。

謝翊風:有!就是當田徑隊的時候,跑整個,然後從惇敘高工那邊下來,就從逸仙國小新民國中那邊跑上來繞一圈去。

 

劉逸萱:那一間新民嗎?在那個水……那是電力公司還是那個,北投國中,然後以前不是說在那一帶附近有很多那種算是酒家女的住宿的區域。

謝翊風:就是剛剛我說的百樂匯那邊,百樂匯它的對面,對面不是有一些樓房嗎?那些就是了。 因為那個時候我剛好在那個百樂匯當學徒啊,所以他們剛好住在我們對面的那些樓房,所以比較知道一點點。

 

劉逸萱:應該都很漂亮吧!有印象嗎?

謝翊風:我年紀還小我哪會管。

 

劉逸萱:多小?十幾歲?那她們是二十幾?三十幾?還是更大一點?我以為是十幾二十幾歲耶!

謝翊風:差不多都二三十歲有吧,差不多是那種年紀。

劉逸萱:啊有鄰居的姐姐或什麼去那個嗎?

謝翊風:那個我就不曉得了,對啊。

 

劉逸萱:那後來為什麼不當廚師?

謝翊風:退伍的時候,不是,剛要當兵的時候,十九歲的時候就回來等當兵,回來等當兵就開始說,在家裡無所事事嘛,然後就跟我哥去學那個做那個水泥工人,對啊。

劉逸萱:可是你本來有廚師的底子啊。

謝翊風:對啊,啊所以說,怎麼說,就跟我哥做一陣子就去當兵了嘛,當兵的話我就直接就是說,還要在職訓練什麼的,然後我就是說連上的(XXX)這樣。

 

劉逸萱:伙食兵嗎?

謝翊風:我算膳食兵,退伍令上面寫的。

劉逸萱:那照理講退伍回來應該就直接銜接做餐飲相關?

謝翊風:沒有辦法,我就變成跟一些師父啊朋友啊都失去聯絡,脫節了。

 

劉逸萱:也是因為飯店業沒落,所以大家都散嗎?有這個時間性的關聯嗎?

謝翊風:不是,是因為我太愛亂跑了,我跑太多地點了啊,然後他們也會換地點,所以說再來要找他們就會很困難啦,以前沒有像現在那麼方便啦,有手機什麼的,沒有啊。

劉逸萱:不然如果繼續做餐飲應該就不會傷到腰。

謝翊風:對啊。

 

劉逸萱:但是是興趣嗎?

謝翊風:不算是興趣,因為一開始不讀書的話就出來當學徒啊,當學徒也不曉得要做甚麼,一開始是被我後母送去內湖當學摩托車的學徒,差不多一兩個月。

劉逸萱:摩托車的學徒是甚麼意思?

謝翊風:修理摩托車。

 

劉逸萱:喔黑手!那後來勒?

謝翊風:錢太少啊,那時候因為是親戚嘛,他們的認為就是去學功夫,等於是說要付錢什麼的嘛,等於沒有付錢,變成是說我當學徒每個月就是一千塊給我「所費」(台),就給我當零花這樣子,啊然後放假回來的時候遇到我們這邊的機車行,我有去問過他學徒大概多少錢,他就說學徒一個月六千啊,我一聽,整個傻眼了,然後我就再也不去了,然後不去之後,我也沒有當那個,因為這樣我跟我後母就合不來,我就跟她吵架,吵完了我就自己離家出走,離家出走然後,過去的餐飲業都有供住宿,所以說我就是走餐飲業這一條,對,因為那時候離家出走你不曉得要住哪裡啊,那當學徒的時候餐飲業都有提供住宿,我們有地方住,就學功夫這樣子,那個時候我餐飲業學徒的時候是八千塊的時候,每個月八千開始學,還比機車高兩千。

劉逸萱:那你會不會也是因為,就是以前那時候年紀小的時候有接觸機車,學生時期不是男生都很喜歡玩車,你有經歷過那段時間嗎?

謝翊風:沒有辦法,因為怎麼說。

 

劉逸萱:就是為生活。

謝翊風:對,因為後來我就是都是餐廳了嘛,餐廳就比較少接觸機車,然後對我們來說,我是,小時候那一段記憶就是說都是在為了生活工作什麼的,然後餐飲業你也知道,時間長嘛,比較沒有甚麼休息休閒的時候,因為假日人家休息啊,我們要生意特別好啊,我們要特別忙啊,所以說就比較沒有甚麼經歷什麼說或覺得什麼比較好玩的啊,那些,我都不懂。

劉逸萱:那後來怎麼會接觸那個咖啡的部分?

謝翊風:就經由網路,然後就連結到他的網站就感覺不錯啊,然後我就加入啊,加入之後就是用臉書啊,用臉書去PO我們的廣告文什麼的啊,一大堆的啊,然後那邊我們就是PO社團為主,因為社團人多嘛,在一個社團PO一張文,就很多人看了啊,然後我們都會用很多分身帳號,下去加入很多社團,然後你要加社團PO文,PO沒多久那個帳號就會被封鎖了啦,所以說,你說翊風嘛,我有兩個主帳號,翊風一個,啊還有一個,所以說那時後這兩個就都加到快翊風是一千多嘛,另外一個是九百多,那個也被我刪除了,因為我就是腰斷掉後,開刀之後啊,就整個就是說脫離OG了,覺得說沒有賺到什麼錢,是沒有說虧錢什麼的啦,問題就是說你也沒有賺到,沒有賺到什麼就開始放棄,然後又因為腰的問題,就放棄,只是說開始我就沒有在玩臉書了啦,就已經漸漸開始沒有在用臉書啊

 

劉逸萱:所以OG等於是在做水泥的兼職對不對?

謝翊風:對對對,就是作水泥工人的兼職。

劉逸萱:可是水泥工其實已經賺蠻多錢了耶。

謝翊風:還好啦,怎麼說,你又不是說每個月每天都做啊,一個月有時候二十幾天啊,一個月有時候十幾天啊,就看我哥接的工程啊,大小啊、然後能夠做多久這樣子啊。

 

劉逸萱:不穩定?

謝翊風:對,有時候就是說如果我哥這邊沒有,他會到他同學那邊做,然後我也會跟著過去做,所以說也不是說每天都作啦,那很累耶,是看工程啦,他大概作多久這樣,然後銜不銜接得上這樣?如果銜接不上那就是在家裡休息啦。

劉逸萱:就怕會經濟斷源對不對?

謝翊風:對對對。

 

 採訪者劉逸萱&簡宜婷準備拍攝的前置作業,規劃路線。


 

項次:B-2

關鍵字索引:亞太會館前、學徒、龍門、百樂匯

時間:20170529(四)15:08 (1’24’’)

地點:亞太會館前

受訪者:謝翊風

採訪者:劉逸萱

逐字稿:簡宜婷

 

謝翊風:到我的時代的時候都已經沒有那個了啊,我來跑車的時代啊,他們說的時候,那個時候我在當學徒啦,學徒就真的蠻不錯的生意很好。

劉逸萱:之前講的就是除了北投那家妳還有在其他家當過學徒嗎?

謝翊風:有啊,你像現在的水美、美代,以前是龍門跟,另外一家好像叫龍什麼忘記了,因為我是在龍門學的,然後再來就是跑到紗帽山。

 

劉逸萱:那是因為以前覺得北投就是酒家菜的生意好,所以設定當廚師嗎?

謝翊風:對對對,當學徒的話,因為覺得說當廚師這一行,應該會比較好比較穩定。

劉逸萱:就小時候在看這些餐廳,所以小後看這些餐廳的感覺是什麼?第一家叫甚麼?

謝翊風:百樂匯。

 

劉逸萱:很老字號了。

謝翊風:對啊!

劉逸萱:那那時候為什麼會去百樂匯?

謝翊風:也是應徵過去啊,對啊,以前我們學徒的話,不叫學徒啦,叫童工。

 

劉逸萱:幾歲的時候?

謝翊風:十幾歲啊,國小剛畢業沒多久啊,對啊。

 

 生意來了,接起電話,記下客人交辦事項,騎士謝翊風準備出任務。


項次:C-1

關鍵字索引:機車行、消耗

時間:20170531(四)17:50(2’42”)

地點:機車行

受訪者:謝翊風

採訪者:劉逸萱

逐字稿:劉逸萱、簡宜婷
 

謝翊風:幾乎每天都是加一次油,110到130左右,然後差不多9-10天就要換一次機油,然後後輪的話差不多8000公里換一次,然後差不多換3次後輪才換1次前輪,煞車皮,煞車皮的話(轉身跟老闆對話) 老闆,我好像很久沒換煞車皮了,後面好像比較少換吧 差不多兩萬就換前輪煞車皮,反倒是後輪煞車皮還沒換過 這樣3X8,24,所以24000公里才換1次前輪。

 

劉逸萱:還沒換過後輪的煞車皮?

謝翊風:就我煞車是雙手的,可能就是前輪耗損比較快。

劉逸萱:輪胎煞車皮還有機油的費用?

謝翊風:費用換一次機油就是300,啊輪胎的話是900。

 

劉逸萱:煞車皮?

謝翊風:煞車皮是三百。

 

 分設於車頭車尾的行車紀錄器鏡頭,為維護行車安全,全車行僅謝翊風一人自費安裝。

 

項次:C-2

關鍵字索引:機車行、行車紀錄器

時間:20170531(四)08:06(3’00”)

地點:機車行

受訪者:謝翊風

採訪者:劉逸萱

逐字稿:劉逸萱、簡宜婷

劉逸萱:你是剛開始跑就有去裝行車紀錄器?

謝翊風:就我自己先網路購買,自己裝,自己亂裝。 有一次,就是說出車禍,對方撞我,他也知道他自己錯,直接我就帶他去車行修理,費用就由他那邊幫我修理到好,我人是沒怎麼樣啦,那車子幫我修好就好了。 然後剛好那時候,行車紀錄器撞掉了,掉了,那我就說換第二組,第二組後來才找到那一家,專門在裝行車紀錄器的摩托車店,然後就讓他直接裝到好這樣子,到現在也快兩年了吧!這一組第二組也快兩年了。

 

劉逸萱:所以你其實是建議大家都要裝行車紀錄器比較好對不對?

謝翊風:對!對我們自己本身 是誰對誰錯也比較有個證據,保護自己比較重要。

劉逸萱:車行有常常因為就是交通事故的糾紛嗎?過去?

謝翊風:也是會有啦!

 

劉逸萱:有你印象比較深刻的嗎?

謝翊風:印象比較深刻是……基本上我們車行比較少。那你如說印象比較深刻,聽人家說啦,就是上次4733他們老闆有提到,就是撞到人殘廢什麼的還在上法院什麼的,比較嚴重的就是應該那一件比較嚴重。

劉逸萱:他沒有行車紀錄器?

謝翊風:沒有啊,車行大部分都沒有啊,我們車行也只有我一台裝啊,然後其他車行我不曉得啦,應該都沒有裝吧,可是上次載你們的,好像說其中有一個有坐到有裝的,啊我不曉得是哪家車行的。

 

劉逸萱:但是你們車行只有你有裝?

謝翊風:(點頭)
 

 採訪者劉逸萱與2488車行最年長的騎士張羅興合影。

 

項次:D-1

關鍵字索引:貴子坑、對採訪的看法

時間:20170529(四)16:44(2’21”)

地點:貴子坑

受訪者:謝翊風

採訪者:劉逸萱

逐字稿:簡宜婷


劉逸萱:說說看今天經歷一整天拍攝的感覺,以前有協助過類似的拍攝或是受訪過嗎?

謝翊風:沒有,所以就是感覺比較新鮮吧。

劉逸萱:怎樣說?完整一點,因為我的聲音都不能收,只能收你的聲音,所以你可以把我的問題重複一次再回答,譬如說我重新問第一個問題,就是以前偶接受訪問或是協助拍攝的工作嗎?

謝翊風:就是沒有接受過訪問,然後拍攝的話一般就是拍騎機車方面,所以說就是也沒有什麼訪問啦,對啊,所以說今天是第一次啊,看到你們就是說也不曉得要表達什麼。

劉逸萱:以前比較常是只有拍攝騎車畫面,比較少講自己的想法嗎?

謝翊風:對對對。

劉逸萱:那像你今天看國榮在訪問張羅興張大哥你的感覺?

謝翊風:看他們接受訪問喔,也就是說大哥他們比較了解,然後比較會去說歷史的故事,然後像我的話我就比較瞭解不了這麼多,所以說就比較沒辦法說一些有的一些北投有哪些特別的,還是說比較傳統的問題。
 

2488車行最年長的騎士張羅興,已有30年的跑車經歷,見證北投飯店業的繁華興衰。 

 

項次:D-2

關鍵字索引:貴子坑、新舊觀念衝突

時間:20170529(四)16:46(2’10”)

地點:貴子坑

受訪者:謝翊風

採訪者:劉逸萱

逐字稿:簡宜婷

 

劉逸萱:那其實像今天啊,就是我們,因為本來是國榮先提起他要訪問張羅興張大哥,然後其實我那一次第一次上課我是給張大哥載,然後他本來要我協助他訪問張大哥,可是我就覺得,張大哥比較常接受訪問,其實他跟其他車行的老闆一樣,他們其實有一套自己想講的,那我想要問翊風大哥,在車行裡面啊,你覺得有沒有世代的問題?

謝翊風:世代的問題喔,怎麼說,類似你說的老鳥菜鳥的問題嗎?

 

劉逸萱:或是觀念不同?

謝翊風:比較保守吧?他們覺得說,這個行業賺得又不是很多錢,又不是什麼大行業大企業什麼的,覺得說不應該接受訪問啦,覺得會是一種掃擾,因為會引起什麼國稅局什麼的注意啦,就擔心會找我們收稅什麼的,這一方面的問題,所以說他們都比較排斥說接受訪問,排斥上電視。
 

 受訪者謝翊風與採訪者劉逸萱&簡宜婷的合影。(左:簡宜婷;中:謝翊風;右:劉逸萱)

 

項次:D-3

關鍵字索引:貴子坑、接受訪問的原因、婚姻、最好的時代

時間:20170529(四)16:50 (8’08”)

地點:貴子坑

受訪者:謝翊風

採訪者:劉逸萱

逐字稿:簡宜婷


劉逸萱:那你願意接受訪問跟協助這次拍攝的原因是什麼?

謝翊風:基本上就是說,有些活動啦,只要說,因為活動接洽的大部分是老闆,車行老闆,然後只要是說他們車行老闆找我的話我都很樂意說幫忙接受採訪,或是參加什麼活動,大部分都會參加啦。

 

劉逸萱:那你對這次的採訪啊拍攝設後的影片的成果你有沒有甚麼樣的期許?

謝翊風:甚麼樣的期許……

 

劉逸萱:就是希望透過影片能夠傳達什麼?

謝翊風:希望是說能夠透過影片傳達一些就是說,像我們這種傳統的行業的訊息啦,可是基本上我看過他們之前也有一些,像東森新聞採訪,然後基本上是沒甚麼效果吧。

 

劉逸萱:你是說對振興產業沒甚麼效果?所以你本來是希望透過影片讓更多人叫車嗎?

謝翊風:因為本來我是沒想到說採訪要攝影啦,因為當初說的時候就跟我說,就是載你們啊,到處走走啊,啊然後在來就是上你們那次活動,那一次這樣子啊,後來是,到後來才知道你們要採訪、拍攝,啊反正頭也剃了,自然就要和尚就要當了啊。

 

劉逸萱:那說說看你就是對這個產業,就其實以現在來看,其實相較於剛出社會,就是有些工作,因為現在普遍低薪啊,其實這個產業說真的,如果不要越做越少,它其實是可以養家活口的吧?

謝翊風:難,基本上,類似說我要跑個十個小時,然後才有個一千一或一千二,那一千一或一千二的時候,你又扣掉消耗,然後還有我們的三餐啊什麼的,大概每天,以我來說啦,我每天也是剩下七八百左右,開銷也是蠻大的,啊十個小時都在跑,怎麼說,算很長了啦,很累了,蠻浪費時間在那裏的,你也必須要很長時間耗在那裏,因為生意不一定啊,生意來的時候不一定,就你一定要很長的時間在那裡等電話,對啊,然後我又不像一般有接手機,就是另外放手機給客人,沒又那些啊(風聲太大聽不到)就這樣啊。

 

劉逸萱:所以翊風大哥有結婚嗎?

謝翊風:結過,然後又離婚了。

逸萱:有小孩嗎?

謝翊風:沒有。

 

劉逸萱:跟選擇這個行業有關係嗎?

謝翊風:沒有關係吧,當初我開刀的時候,開刀之後我選擇這個行業,她也有支持我,然後是,後來就是有些問題啦,出來了,然後就是決定離婚。

 

劉逸萱:你在婚姻狀態下這麼長時間工作會不會影響對方的心情?

謝翊風:應該不會啦,因為基本上她上班時間也很長,她也算是很努力了啦,因為她加班也都加到八點左右,啊早上八點上班嘛,然後正常五點下班啊,她也都繼續在加班啊,加班到八點多。

 

劉逸萱:其實像我們剛剛啊,就是跟張大哥這樣子繞一圈啊,然後有看到很多舊旅館改成新旅館,或是過去曾經輝煌的旅館,然後現在幾乎沒落,好像根本看不出有旅館的痕跡啊,會不會覺得我們這個世代在很多的時候就是錯過了最好的時候,最好的時代,會覺得自己錯過了最好的時代嗎?就像你從在做餐飲學徒......

謝翊風:怎麼說我接觸這個行業之後,雖然是沒有過去那樣輝煌啦,但是我還是覺得喜歡它的原因還是就是說,時間能夠自己掌控,我比較自由,然後又不需要有什麼上司管我啊什麼的,啊所以,這是目前喜歡這行業的原因,然後你說像他們輝煌的時代,那時候我也是聽聽也就算了啦,因為那時候我是在以廚師為主嘛,所以那時候根本不會想到這些問題,在我接觸摩托車之前,我對這行業根本沒有概念,對啊,完全沒有概念,然後是進入車行之後才開始說,慢慢去了解,因為幾乎很多路我都不知道啊,因為我從小就出外了啊,所以說很多路像小巷子怎麼走、什麼的路名,我都不曉得,然後所以當初剛開始的時候,就是說,還算有點艱難啦,因為你常常會找不到路,載不到客人,對啊,就這樣子,啊一般大部分會問啦,車行如果有前輩在,就問前輩剛剛客人說的地點在哪裡,大部分都會告訴你,對,啊就是怕自己找不到這樣子而已。
 

 2488車行一景,照片中有神祕彩蛋,待眼尖的客倌自行發現。


項次:D-4

關鍵字索引:貴子坑、婚姻、成功之路

時間:20170529(四)17:14 (12’30”)

地點:貴子坑

受訪者:謝翊風

採訪者:劉逸萱

逐字稿:簡宜婷

 

劉逸萱:你有沒有比較例行要做的事情?

謝翊風:沒有,我沒有接電話,接手機客啊,所以說就是待在車行比較多。

 

劉逸萱:所以你現在住的地方是租的嗎?

謝翊風:我家就在下面而已啊,然後我是自己又跑去外面,跑去淡水租房子啊。

 

劉逸萱:喔所以你住在淡水!哪裡啊?

謝翊風:在那個學府路啊!淡江大學下面。

 

劉逸萱:這樣不是開銷會比較大一點?而且又離上班的地方比較遠。

謝翊風:還好啦。

劉逸萱:自由?

謝翊風:覺得自己一個人比較自在啊。

 

劉逸萱:可是這麼喜歡自己一個人的人,當初為麼會想要結婚?

謝翊風:這個問題很難講,就因為緣分啊,想要結婚啊。

 

劉逸萱:所以大概結婚多久?婚姻的維持?

謝翊風:八年。

 

劉逸萱:交往呢?

謝翊風:交往,大概一年,一兩年有了 因為那時候,他們家也是蠻好過的啊,然後我們常常就是透過奇摩,那個時候就只有奇摩即時通視訊,對啊,常常用奇摩即時通視訊聊天啊。

 

劉逸萱:所以是遠距離?在哪?

謝翊風:越南。

 

劉逸萱:越南?真的喔!所以是越南人嗎?

謝翊風:對,但她是華僑,他們都講廣東話。

 

劉逸萱:這樣怎麼認識的啊?

謝翊風:他們來,就是說,基本上她大姊啦,早就已經嫁過來了,啊然後他們就是以那種遊客的身分過來,也就是用依親嘛,你能夠探親啊,可是就過來了就不回去了,有時限的嘛,她沒有回去啊,然後到最後我們就是因為她大姊的丈夫,就是我也是我的朋友,然後就是我去找我的朋友,當初去台中,他們在台中嘛,然後去台中去找我朋友的時候,才認識我老婆這樣子,然後談一談就是,後來就是被抓回去,然後我們就遠距離的,那一兩年就是,都是用電腦啊交談什麼的啊,因為他們家在那邊也算是蠻好過的,所以說電腦不是問題啦,對啊。

 

劉逸萱:那時候幾歲啊?認識她的時候?

謝翊風:三十幾歲。

劉逸萱:三十幾歲?!

謝翊風:也是差不多我跑車的時間,結婚後我就差不多開始去跑車了,不過一樣有在做我哥的工作這樣子。

 

劉逸萱:第一次的跑車啦?

謝翊風:對啊。

 

劉逸萱:所以那時候才會想要再多跑一點對不對?

謝翊風:對啊,那時候會想要再多跑一點,那像我開刀完的時候也是很拚啊,有時候都跑到晚上十點十一點,然後像現在的話就比較懶了,現在有時候早早的就想要烙跑了。

 

劉逸萱:為什麼?

謝翊風:可能就有點職業倦怠症吧,對啊。

劉逸萱:覺得錢夠用就好了?

謝翊風:對啊,職業倦怠症,所以說,可能吧,在重新整理心情,就是說怎樣再像以前這樣子拚。

 

劉逸萱:比較好?

謝翊風:對。

 

劉逸萱:也不一定啦。

謝翊風:也不一定,沒辦法啊,我的個性就是這麼隨興啊。

 

劉逸萱:你說對財富的追求,還是?

謝翊風:追求,怎麼說,我覺得那是應該要學習的啦,要學習的。

 

劉逸萱:學習什麼?

謝翊風:學習什麼,類似你喜歡看一些那些勵志的啊,其實我看一些勵志的東西的時候,我會覺得說,基本上是沒有辦法接觸到財富這一塊,基本上你看那一些甚麼?

 

劉逸萱:心靈的書?

謝翊風:勵志的啦什麼的啦,如何去接觸財富這一塊,那也是蠻拚的啦,你要想像當初做傳直銷的時候也是抱著有那個希望能夠接觸到財富那一塊,鐵定啊,問題我還是觸摸不到啊,那時候也是看了很多勵志的小故事啊什麼的啊,基本上我是覺得就是說,自己還要去學習啊去進修,多學習一些東西。

 

劉逸萱:是說學習賺錢的技能嗎?

謝翊風:基本上,賺錢的技能,怎麼說,很難,應該不是我學習最重要的目標,因為很多選擇,我的人生做過很多種工作,所以說我有很多選擇,所以說並不一定選擇哪一方面的,就會接觸得到財富,我是覺得說,每個行業都一樣,自己本身如果說,自己能夠走出去的路啦,對,能夠自己能夠發揮的話,然後就是說,節省這一塊,理財方面也很重要,然後一般你像說投資,經濟這一類的,還是要去看,因為慘虧的人太多了,還是要去學啦,學懂了才有辦法,然後這方面我沒有去觸摸過啦。

 

劉逸萱:我也是對這塊很不擅長。

謝翊風:基本就是說,存錢嘛,省錢嘛,省一點,然後才能談到投資嘛,能有那方面的時候,我才會去學習那一區塊。

 

 

劉逸萱:那你覺得現在的這一份工作能夠讓你朝這一方向前進嗎?

謝翊風:其實每個工作都一樣,自己堅持啦,堅持很重要,然後像現在我會就覺得說,我就是說職業倦怠症嘛,變得說比較懶,要重新再找回堅持的信念。

 

劉逸萱:所以那時後很認真跑的時候記得收入可以到多少嗎?

謝翊風:很認真跑,像我跑到十一點,晚上十一點,大概都是一千五以上,也是這樣出來跑,跑到晚上十一點,以前十幾個小時快十五個小時。

 

劉逸萱:有到十五個小時嗎?

謝翊風:到十一點,八點就十個小時了啊


劉逸萱:早上幾點到?

謝翊風:一樣十點啊。

 

劉逸萱:十點到十一點十三個小時而已啊?

謝翊風:十三個小時,差不多啦。

 

劉逸萱:可是以前有接別的電話的時候,比較多嗎?

謝翊風:會比較晚。

 

劉逸萱:我說比較多錢嗎?

謝翊風:對啊。

 

劉逸萱:那時候大概多少?

謝翊風:那時候喔,有兩千多喔,可是那時候也是很晚啊。

 

 

劉逸萱:可是那時候比現在好嗎?

謝翊風:以前的生意比較好,真的是說每一年每一年都有差距啦,越來越差。

 

劉逸萱:那現在新的司機加入的多嗎?

謝翊風:很少,然後一般也比較不讓人家隨便加入啦,就看老闆他自己啦,一般就是很熟很熟的才會讓他加入。

 

劉逸萱:你們有尾牙什麼的嗎?

謝翊風:沒有,我們老闆甚麼都沒有好不好

劉逸萱:所有的老闆都一樣

 

機車限時專送除了載客,外賣外送這些屢見不鮮的服務,還有許多意想不到的特殊服務 。

 

項次:D-5

關鍵字索引:貴子坑、特殊服務、大團派出所

時間:20170529(四)17:28(2’55”)

地點:貴子坑

受訪者:謝翊風

採訪者:劉逸萱

逐字稿:簡宜婷

 

謝翊風:那個大屯派出所會登記我們的個人身分證資料,啊還有我們機車的引擎號碼什麼的。

 

劉逸萱:阿這個case是?

謝翊風:最主要就是說,司機個人沒有甚麼問題啦,沒有甚麼行為不良的問題,或沒有甚麼前科,然後也比較能保住車行的信譽啊,類似受到高金額這些類似的話就是說,我們維持車行的信用很重要。

 

劉逸萱:那這一次本來要幫忙匯款的情況是甚麼?是飯店嗎?還是個人?

謝翊風:個人。

劉逸萱:那他為什麼不能自己去?

謝翊風:啊他就不會騎車啊,啊有的他會騎車但他自己不方便出門啊。

 

劉逸萱:所以這個客人他是不方面出門?

謝翊風:對,就直接叫我們去寄這樣子,結果都休息啊,然後我又把錢拿回去給他。

 

劉逸萱:喔本來錢已經拿了?

謝翊風:對對對,然後就送完東西,才想到說,郵局什麼的那些都休息啊,連休四天。

劉逸萱:老人家嗎?
謝翊風:還好吧,應該差不多五十歲左右吧。

 

劉逸萱:那為什麼不方便出門?

謝翊風:我也不曉得,客人當然有他們自己的理由啊。

 

劉逸萱:住很山上是不是?

謝翊風:不是啊,那個不是問題啦,年輕人也有啊,有時候7-11,便利商店明明就在他樓下,他都不肯下來,還是打電話叫我們去買,「你去幫我買一包七星或,什麼飲料」這樣子,便利商店就在他的樓下而已,然後我就去便利商店買給他,這樣他也願意啊。

 

劉逸萱:多嗎?

謝翊風:少數啦,但也是會有啦,這樣子啊,懶得出門啊。

劉逸萱:其實這樣也是一種商機耶,因為現代的人越來越懶惰。

 

 採訪者簡宜婷採訪之餘速寫2488其中一位騎士。

採訪者簡宜婷採訪之餘速寫2488車行唯一的女騎士。在機車限時專送這個行業裏,雖然稀少但也有女騎士的存在。

 

 

 

溫泉鄉騎士系列文第一篇:【北投限時專送專題|溫泉鄉新生代騎士 謝翊風(ㄧ)】


溫泉鄉騎士系列文第二篇:【北投限時專送專題|溫泉鄉新生代騎士 謝翊風(二)】

 

 

 

 

 

 

 

 

 

 

 

 

 

 

 

 

 

 

 

 

 

 

 

 

 

 

 

 

Please reload

​編輯推薦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