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投故事

​說

生活提案

北投限時專送專題|溫泉鄉新生代騎士 謝翊風(一)

溫泉鄉騎士影像人物誌工作坊

統籌單位:不完美原創工作室 協辦單位:北投說書人 (鄭重感謝受訪者謝翊風;感謝影片和訪談稿提供者:劉逸萱、簡宜婷)

「溫泉鄉騎士」社區影像工作坊學員劉逸萱、簡宜婷拍攝

項次:A-1 關鍵字索引:初訪、過去

時間:20170517(三)20:00(27’02”)

地點:2488車行

受訪者:謝翊風

採訪者:簡宜婷

逐字稿:簡宜婷 簡宜婷:腰傷的實際狀況是?

謝翊風 :要畫給你看才知道(去拿紙筆),我們每一個關節他這邊會有一個連結點,然後就是我第四節跟第五節這裡中間斷裂,原本是裂痕而已,受傷的時候是裂痕,啊因為我都是做水泥工人嘛,水泥工人常要搬重的東西,彎腰下去搬,結果後來久而久之它就變裂開了,結果後來就變成斷開了,斷開差不多一公分。 簡宜婷:所以之前的裂痕是怎麼出現的? 謝翊風 :應該也是工作受傷什麼的。 簡宜婷:就是變成姿勢不正確還是什麼,然後久了就受傷?

謝翊風 :對。然後初期疼痛不曉得,就沒去注意它,然後越來越嚴重之後才去照X光,去做斷層掃描,然後才知道骨頭斷掉。 簡宜婷:所以它不算意外,它是工作傷害?

謝翊風 :對,算是。 簡宜婷:然後現在你要去做復健嗎?還是什麼?還是要開刀嗎?

謝翊風 :不用,就是開刀過了啊。

簡宜婷:嗯,已經開刀過了,做支架,打釘子嗎?

謝翊風 :打釘子啊,打兩支釘子把它固定起來、包起來。

簡宜婷:那你現在去醫院是去復健?還是去?

謝翊風 :複診啦。三年了啊。

簡宜婷:三年還要一直去複診?

謝翊風 :就是還會痛啊。啊像今天它的報告就是說,我就是脊髓長太慢,它的骨頭成長太慢,他叫我說要戒菸啊,抽菸會影響骨頭成長。

簡宜婷:齁~戒菸!你覺得你會嗎?

謝翊風 :應該有點……很困難哈哈哈! 簡宜婷:那所以受傷是三年前的事情?

謝翊風 :不只了,我差不多快十幾年了才去看。

簡宜婷:你忍痛忍了十幾年?!

謝翊風 :對啊,因為那時候一般,他不是說每天會痛啦,就是偶爾會痛,後來就是越來越頻繁,就越來越嚴重,因為我們人三十歲以前,我們的肌肉還比較健壯的時候可以把它撐住,把骨頭撐住,三十過後開始慢慢鬆弛,撐不住了,就會慢慢拉開。

簡宜婷:所以,那大概是三年前你來到這間車行對吧?

謝翊風 :對。

謝翊風簡述做水泥粗工而導致腰椎受傷的職業病。

簡宜婷:那那個過程是?就是為什麼會會來到這間車行?

謝翊風 :那個時候就是因為我的脊隨受傷,然後醫生是叫我說要躺半年,在家裡休息半年,三個月以後出來,然後就是同事介紹認識,因為他先在這裡跑嘛,然後因為我跟他從小就認識了,然後我就問他在這裡跑的情形怎麼樣,然後再找上我們謝老闆,然後跟他說我的情形,因為又沒有學歷,我們從小就是出去學那個水泥工人什麼的啊,沒有學歷。

簡宜婷:專門學水泥工這門技術嗎?

謝翊風 :我不只啦,我還有廚師。

簡宜婷:哇,那為什麼……你總共學過哪些?

謝翊風 :廚師……台菜啊、鐵板燒啊。

簡宜婷:廚師的話他是高中生那個年紀嗎?

謝翊風 :沒有沒有十五六歲就出門了。

簡宜婷:十五六歲就出門,那你本來也是北投人嗎?

謝翊風 :對啊,我本來住在秀山路那邊。

簡宜婷:喔我知道~是秀山圖書館那邊嗎?

謝翊風 :對對對上去。

簡宜婷:然後就出去當餐廳的學徒?

謝翊風 :餐廳的學徒,一開始就是在北投我們這裡的飯店。

簡宜婷:有跑過那些飯店?

謝翊風 :龍門啊,以前就兩家,熱海對面兩家,就是現在的美代,跟另外一間叫什麼我忘了,反正美代這邊一家叫龍門還有一個叫龍什麼的我忘了,太久了啦,十幾歲的時候。

圖右下,地熱谷和湯元巷附近,熱海斜對面,有龍門和龍城兩家飯店

(《一九七九北投溫泉地圖》虹燁文史工作室繪製)

熱海大飯店。

熱海大飯店的側牆。

熱海飯店斜對面,舊龍門&龍城飯店,現在被水都和美代兩家飯店取代。

美代飯店外觀。

簡宜婷:就像二廚的概念嗎?就是當學徒的時候?

謝翊風 :學徒喔,我們那時候叫做童工,是非法的。

簡宜婷:那那時候有薪水嗎?還是他讓你學技術而已?

謝翊風 :有薪水啊,一開始就六千塊而已。

簡宜婷:可是那時候吃一餐大概多少?

謝翊風 :吃一餐?那時候不曉得耶,因為那時候我們就是自己炒自已吃了啊,當學徒就要自己學炒啊,啊就自己炒自己吃啊,很少在外面吃所以比較不了解。

簡宜婷:哇從當學徒開始,那餐飲這一快大概作幾年?

謝翊風 :很多年啦,斷斷續續啦,我到十九歲要回來當兵的時候,十九歲我才斷掉,斷掉當學徒,去過很多地方啊,跑過萬華、中和。

簡宜婷:為什麼可以去很多地方啊?

謝翊風 :因為你認識的廚師越多,有些廚師當然也是會向外跑。

簡宜婷:然後就會帶著下面的徒弟去另外一家?

謝翊風 :對對對,跟你比較好的師傅,你就會跟著他一起拚啊,每跳一間的話你的薪水就會提高。

簡宜婷:所以最後到去當兵前的那一個時候你的薪水已經提高到?

謝翊風 :三萬啊。

簡宜婷:一個月三萬?哇塞!

謝翊風 :那時候三萬就已經算是師傅的價格,可是現在師傅的價格差不多五六萬,差很多。

簡宜婷:但是在你那個年代就已經很高了吧?

謝翊風 :還好啦,像大廚他們十幾萬也都有啊。

簡宜婷:現在大學生出來也不到三萬塊啊。

謝翊風 :因為你們的......他們都是屬於說連鎖餐飲,連鎖餐飲的話比較屬於說簡化,簡化的話你們比較容易做。連鎖店基本底薪不會超過三萬,兩萬五至兩萬八,因為類似那種模式我也有做過啊,就是做那個日式拉麵,也是連鎖的,然後那個時候在台中嘛,就逢甲大學那邊,逢甲大學那邊開的一家拉麵,總店是開在那裡,然後他分店的話就是開在類似醫院,新竹科學園區啦。

(有人來找翊風哥說話)

簡宜婷:所以會有跑到台灣的各地嗎?

謝翊風 :我去過台中、雲林、中永和、萬華,都是做廚師啦,去過高雄,還有去過桃園、還有去過彰化,啊有的時間長短不一樣。你們現在的模式有沒有,連鎖店模式,那時候我也做過啊 因為我本身就是廚師的經歷,然後去那邊很快都什麼都會,包括就是說,連鎖店模式就是說,你要學管理,所有事情都要做,包括打掃廁所啦,什麼的啦都要做,然後很快我就當上那個組長,就是新竹科學園區的,我們有兩個點,一個我是那個啦聯電的,聯華電子你知道嗎?然後還有另外一個點我忘記叫什麼了,都是一樣是科學園區。很快我就做那邊的組長,一個月才三萬二,一開始去的時候兩萬五,對啊。 三萬二的時候很累啊,你要自己開菜單,開明天要賣什麼東西,你自己要開,開好了之後叫料,也是下班回去的時候要開菜單啦,開好了後交給採購人員,然後隔天早上一大早又要比一般人早到去點菜,點我今天叫了什麼那些東西有沒有來什麼的這樣子,等到東西菜都上車了,再跟我那些下屬來一起去新竹,因為總店在台中嘛,所以我們中央廚房在台中,你就要從廚房那邊菜都點好了,上車了,再跟成員一起……

簡宜婷:新竹?所以每天都要台中新竹跑?也太累了吧!

謝翊風 :很累啊,時間很長啊,我的時間比他們還長啊,他們上下班就上下班啊,早上十點上班,晚上十點下班,他們十個小時,我們不是啊,我還要比他們多兩個小時,晚上回去我還要開菜單,早上又要點菜,交菜,所以很麻煩啊。

簡宜婷:天啊真的是很辛苦的工作 可是,那時候還不到二十歲?

謝翊風 :那時候已經退伍後,剛退伍的時候跟社會已經有點格格不入了。

簡宜婷:為什麼這麼(說)的意思是什麼?

謝翊風 :就是說一些以前的師傅啊都沒連絡了啊。

簡宜婷:可是當兵不是才當,那時候當兩年?

謝翊風 :我當兵也是廚房啊。

簡宜婷:當兵的時候也是伙食兵?還是那叫伙食兵嗎? 謝翊風 :我是算膳食兵。

簡宜婷:膳食兵,那當兵當了多久?

謝翊風 :兩年啊。

簡宜婷:然後出來沒辦法聯絡像過去那些老同事老師傅?

謝翊風 :對對對,所以才會說跑去嘗試其他的拉麵啦、鐵板燒啊,那本身像我們這種台菜底的,本身是那種開始學的,當兵就跟那些以前的師傅朋友斷去聯絡了,所以也是變成從頭來過。

謝翊風做過餐飲、警衛保全、保險業、網路傳直銷、水泥工,從事過多種職業,因傷機緣巧合加入摩托車限時專送。

簡宜婷:那怎麼會後來又到了水泥工?

謝翊風 :怎麼說,就是餐飲模式這種薪水太低了啊。

簡宜婷:做工的會比較高?

謝翊風 :對啊,生活也比較正常啊,到後期我還沒來跑車之前在那個承德路,不是承德路,那個叫什麼,忘記了。

簡宜婷:承德路和蠻長的,還是在哪個捷運站附近?

謝翊風 :石牌!

簡宜婷:(耳機哥入場)這一位是你剛剛說的同學嗎?

謝翊風 :蛤?沒有我同事出去了,他也是一樣從小就,我們都是從小就沒讀書,就出來工作了。

簡宜婷:那那時候怎麼會認識啊?因為如果那時如果沒有上學的話應該不是同學,是同學嗎?家裡附近嗎?

謝翊風 :不是同學啦,就是說小孩子大家都會滾在一起,大家都玩在一起。

簡宜婷:那時候是怎麼大家認識的啊?小孩子跟小孩子?

謝翊風 :不太記得了啊,我們都一大群人。

簡宜婷:反正北投就是你們的地盤這樣?(台)還是你專管秀山那一區的?(笑)

謝翊風 :也沒有啦,大家都玩在一起啊,同學的話也是國小畢業後就沒聯絡了,我就到處跑了啊。

簡宜婷:我們剛剛是講到為什麼從廚師這個專業做到水泥工,這中間還有其他的嘗試嗎?

謝翊風 :嘗試我嘗試很多啦,就是說蠻多種工作都不適合的。

簡宜婷:例如哪些?

謝翊風 :基本上就是說,我也有做過保全也有去考保險經紀人,去安泰人壽作過,然後都不適合我。

簡宜婷:你自己覺得不適合?

謝翊風 :對,因為本身我就不太會去跟人家亂哈啦,然後那時候我們常常要去陌生拜訪,你就直接去敲人家的門,然後:「你好我是安泰人壽」,「砰!」門關起來了(作開門關門的動作) 那時候對保險的觀念不是像現在一樣。

簡宜婷:現在應該也差不多吧?

謝翊風 :得不到的東西誰要啊?(台)」,就是認為說死掉才拿得到的錢,啊又不是自己花的,所以那時候很排斥真的很排斥保險。

簡宜婷:現在是還有一種儲蓄的觀念在裡面啦~喔~原來如此。

謝翊風 :啊當初是很難作啦,所以說我自己就放棄掉了。

簡宜婷:然後還有,你剛剛說保險的,還有一個是甚麼?

謝翊風 :還有一個什麼?就……保全啊。

簡宜婷:喔,保全跟保險的,那保全也不適合嗎?因為保全也是不太需要說話吧?

謝翊風 :怎麼說,保全他的工資更低。

簡宜婷:嗯,而且工時可能更不固定,有時候可能是在夜半啊什麼的,對不對?

謝翊風 :一般他們都是十二個小時啦,啊然後因為我的點是比較好啦,就是那個國立台灣藝術教育館你知道嗎?

簡宜婷:國立台灣藝術教育館?我不知道在哪裡。

謝翊風 :就那個建中的對面,公園裡面,然後我的點他就是上下班制,週休二日,然後我就是每天比他們早一個小時,我要開門給他們上班,然後他們下班之後我要關門這樣子,他那個比較正常啦,就八點上班五點下班,啊我就是七點上班六點下班,然後我那個點,完全就是很簡單就是坐在裡面吹冷氣沒甚麼事,因為我們外面是公園的大門啊,大門是有警察在顧的,啊所以說有警察在我們又不用擔心什麼,對啊。

簡宜婷:那這個不適合的點是什麼?太無聊了還是?

謝翊風 :太無聊了啦,然後基本上薪水也太少,基本底薪才兩萬二,兩萬二,然後我全年無休的,因為他們週休二日啊。

簡宜婷:沒有人跟你輪班嗎?

謝翊風 :沒有沒有就只有我一個人而已,那個點就我一個人而已,固定的,然後他們週休二日我不就要跟著週休二日嘛,然後我的週休二日就要去其他的點支援。

簡宜婷:如果是現在的話就不行了,現在一例一休。

謝翊風 :對啊。

簡宜婷:所以保全然後再來保險然後還有其他嗎?

謝翊風 :就這些了吧。

從謝翊風個人求職歷程,映照台灣部分階層的就業環境 ;個人小歷史對照產業環境大歷史.

簡宜婷:然後再來就是水泥工,所以水泥工又是怎麼進去的啊?

謝翊風 :我哥哥他自己拿。

簡宜婷:就是自己接案。

謝翊風 :就是自己接案子,然後我都跟著他做這樣。

簡宜婷:然後大哥現在還在做水泥工嗎?

謝翊風 :對啊他還在做。

簡宜婷:然後他的腰沒問題,你的腰有問題?

謝翊風 :腰沒問題的問就可以做啊。

簡宜婷:這是因為姿勢不正確嗎?還是?

謝翊風 :姿勢不正確佔大部分啦。

簡宜婷:那水泥工的工作型態是怎麼樣?你剛剛說比較穩定,然後工錢比較多,是怎麼個穩定法?跟,那他一個月大概可以是?

謝翊風 :那時候我,一天兩三千塊啊,然後你又上下班又正常,早上八點以前到那邊,下班五點下班,這樣子啊。

簡宜婷:會很辛苦嗎?

謝翊風 :比廚師來說算是不是生活正常,那我們廚師的話,最少都十個小時以上,最少都十個小時,一般都是這樣。

簡宜婷:一天如果三千塊的話,一個月如果算二十天。

謝翊風 :可是,對,最多能做個二十天不錯了啦,也不是,也是我哥哥自己接的嘛,所以說不是常常有的case。

簡宜婷:那那時候會覺得不穩定嗎?還是其實雖然說自己接但其實收入也是蠻穩定的?

謝翊風 :還好,啊然後就沒辦法做,所以就來這裡了啊。

扣掉油錢、機車保養維修費、靠行費,摩托車限時專送騎士的收入其實蠻有限的。

簡宜婷:但我記得你那天分享的時候有說,你覺得這裡的工作型態其實蠻適合你的。

謝翊風 :比較自由啦,怎麼說,時間都我自己在控制。

簡宜婷:那我還蠻好奇的耶,就是那你會需要給這家車行的老闆抽傭嗎?還是說?

謝翊風 :我們都是,我們都一樣,每間車行都一樣,就是每個月固定繳1500至1800的費,我們這家是一千五,啊別家的我們不曉得。

簡宜婷:所以說,那一個月的話大概能?扣掉你要給車行老闆的錢?

謝翊風 :怎麼說,像我跑十個小時大概一千多左右。

簡宜婷:一天嗎?那這樣月薪其實也差不多三萬?但是這比很多(畢業生),我覺得現在做三萬也不容易。

謝翊風 :問題我們的機車消耗品很兇啊。

簡宜婷:那成本大概多少?一個月的話?

謝翊風 :油每天加個一百,那一個月不就三千,然後十天換一次機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