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絡我們  

+886 2 2897-3110

  • 北投說書人官方粉專
  • 北投說書人官方 IG
  • YouTube - White Circle

#北投故事

生活提案

八頭里仁協會陳慧慈老師分享社造二十年之路(一)

左:八頭里仁協會陳慧慈老師;右:北投說書人林智海 

 

時間:2017/4/25(二) 19:00-21:00

地點:SOLO SINGER

 

為什麼會投入社區營造?

OK,我想,這個有時候跟人的特質有點關係。我民國62年進成大。那時候想參加土風舞社、口琴社、Whatever社……弄了老半天,結果,學長有一天晚上衝到宿舍裡來說:「陳慧慈,加入成大服務團吧!」成大服務團是什麼東西?不知道,至少我們被服務到了,因為去學校報到,下火車後,成大服務團在火車站門口設了攤位,幫我們把行李抬上三輪車,送到學校宿舍去。

所以,你會覺得不錯,有人幫我我就幫人嘛!

 

我後來就進入了成大服務團,進服務團第一件事情就是民國63年參加蘭嶼服務隊。服務隊分很多小組,我選擇訪問組,因為想去了解一些民情。那時候,蘭嶼的夥伴或長輩是不會講國語的。我們去訪問民情時,都會帶一個翻譯,翻譯基本上都是國民黨派的,所以你去問他們東西的時候基本上都是答非所問,講了老半天,他們翻譯過來的話,感覺上是避重就輕。

 

蘭嶼那時有個蘭嶼賓館,賣雕刻紀念品,一個很貴,賣四、五百塊。去問那邊達悟族雕刻的同胞,他說,賣給賓館只賣一百多塊,賓館賣到五百塊。離開前,鄉公所要跟我們同學開檢討會、座談會。那時候的鄉長是達悟族人,基本上是個傀儡。主任祕書是國民黨派過去的,所有的場子都是他在主持,他問同學們有什麼意見,我就舉手,我說:「有沒有任何方法來改善蘭嶼同胞的生活?你看,紀念品一百塊賣給業者變五百塊在賣,不然,你鄉公所出來經辦,買三百塊賣四百塊,鄉公所賺一百塊,民眾是不是可以多拿兩百塊。」他就罵我說:「年輕人,你管這個幹什麼?」那個時候就覺得社會上有很多不公平的事情,在我的腦袋瓜裡慢慢浮現,但那時候也沒有什麼強烈的想法。回到學校之後,繼續念書,後來到美國去念書。拿到學位,就回來中央大學教書。

回中央大學教書的時候,因為我是長子,我媽媽又不願意離開北投,所以我只好北投中壢每天通勤,通勤了三十年。剛回來時,有時候同事來家作客說,「陳慧慈,你們家住在仙境!」我說,「有嗎?有什麼仙境嗎?」我以前就是這樣走來走去,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從來不會覺得北投溪很可愛,不會覺得防空壕迷宮區很可愛,因為那是小時候躲防空警報的地方,溫泉博物館破破爛爛的,也不會覺得它很可愛,只是小時候在這邊游泳,拿壽桃,就覺得,就是這樣,沒什麼。

 

眾口鑠金,後來有一天靜下來想一想,才覺得,北投真的是很漂亮的樣子。因為那時候世界看多了,常到台北去開會,到哪裡去開會,現在台北市叫我去我都不想進去。慢慢覺得北投是個很好的地方。

 

也是因緣際會,那時在談北投纜車,因為剛從國外回來,也沒實際上接觸,對這個社區基本上是分離的。由於我四年在成大,兩年在左營當兵,五年在美國,十一年不在北投。當我從美國回來以後,北投變化很大,很多街很多房子,像佛學院改建成東初別莊,那一大片的房子.....。那時候聽到北投纜車,纜車什麼東西,也懶得去管它,新北投火車站要拆了,也懶得管它,反正對這塊土地就是不認識,完全不認識,因為我跟這塊土地是分離的。高中就在台北念,北投對我來講,只有在小學和初中的階段,其他都在外面,跟北投沒關係。
 

 專注聽講的種子說書人和北投的社區夥伴們


真正的開始在1993年,日本發生北海道大地震,因為我本身是學地震工程,那時候我在國家的地震工程研究中心兼任組長,國科會組織了一個災害調查團,找了台大的陳亮全教授,他現在已經退休,現在在銘傳大學消防系的樣子。陳亮全教授留日,日文很溜,由他帶團。陳亮全跟我的關係是,我岳母是他的媒人,彼此知道但沒有很熟。在飛機上就聊起來,那時候他在輔導奇岩社區發展協會,所以奇岩社區發展協會的早期夥伴像蔡麗琴理事長等都跟他非常熟,因為很多社區發展的問題,都去請教陳亮全教授,他本身是學都市計畫、社區發展的。他跟我說,「陳慧慈你很不夠意思,你北投的事情你北投人都不管,你叫我這個外地人去管你們北投人的事情,到底是對還不對,北投纜車這件事情,你不跳出來叫我跳出來幹什麼。」所以這件事情就在日本的九天考察中每天被他洗腦。

 

回到台灣,跟蔡麗琴他們認識之後,他拿報告給我看,我才了解到整個北投纜車的狀況,因為我學土木的,纜車早期的規劃都跟土木有關,所以我也花了很多時間去學。

 

在這同時,因為洪耳鼻喉科的洪醫師的朋友剛好是我同事的妹婿,有這層關係,加上看病看久就變好朋友。有一天我去看病,他就說,陳教授,我這裡有封陳情書你要不要看一下。那封陳情書就是各位現在在溫博館看到的那封陳情書。我那天晚上看了以後,其實我真的很感動。奇怪,我看那房子快垮掉了,每天走經過兩三次的房子,居然有那麼大的歷史意義。我怎麼都不知道,小朋友怎麼會知道。

 

 北投國小師生聯署將「北投溫泉公共浴場」整建為「溫泉博物館」的陳情書

 

北投國小資優班學生在94年開始用這件事情來做鄉土教育,做資優教育的時候。他們已經把所有成果在發表的時候,送給我們當時的在地議員,請他去看看市政府能不能把北投溫泉公共浴場跟那時候的中山堂變成古蹟,結果無聲無息,而且聽說資料也不見了。

 

這件事情被洪德仁醫師的弟妹蔡麗美老師知道了,蔡麗美老師跟她先生,留學日本神戶的洪德俊教授,他們對日本很多東西是熟悉的,她就很熱誠地去拜訪了這些老師和學生,重新擬了一張陳情書,就是各位現在看到的那一張。

 

因為之前陳情過沒有效,所以很多機緣,人生真的很多機緣。因為我跟蔡麗琴他們認識,蔡麗琴那時候又在抗爭新光傑仕堡,又是纜車的抗爭,又弄奇岩生態社區都市計劃的案子,啟用典禮時,請了都發局局長張景森,張景森跟我太太在台大時有認識,因為這個機緣,也就介紹認識了。聊得也還蠻愉快的。

 

我就跟洪醫師說,我們就把這個陳情書copy一份寄給張景森,請他在都發局幫幫忙,看能不能想點辦法。後來,他回了封公文給我,說,「感謝我們對北投的關注......但...這不是我管的事情。」所以,文轉民政局。民政局也發函給我,那個函我現在都丟掉了,有點後悔,那時候沒想到人生會走這麼一段路,也是......感謝我們對北投的關注,文轉北投區公所。各位,當轉到北投區公所的時候,你想還有可能嗎?

 

另外,那時候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因為陳進棋當市議員,他在北投是纜車的推手.區長、夯不啷噹長、里長通通在他的手下是一定要蓋纜車,那時纜車有四條線,三條線的起站就在溫泉博物館。你想,他可能願意保存起來嗎?沒可能的代誌。四條線裡面有一條是復興公園上去,那鐵定不行,沿途都是住宅區怎麼上去。選了三條線的起點都在溫泉博物館,所以,不可能台北市政府跟區公所說,小朋友的心願我們把他列為古蹟,那我纜車從哪邊走?那是區長的政績啊。

 

那個情況下,已經是五月多了,我就跟洪醫師講說,如果我們還想為北投做點事情,哪時本來我們有點要加入奇岩發展協會,蔡麗琴是說不要,地區代表不能只有一個協會,多成立一些協會。奇岩社區發展協會反對,另一個協會也反對,政府就會看到說,有兩個協會反對。這招也用了二十年,青年不北纜也是用這招,用到都開公司了。
 

那時候發現不這樣做,可能就沒什麼機會了,就跟洪醫師、北投的政治人物國大代表許陽明先生計畫成立協會,開始積極籌備。我本身離開台灣這麼多年,基本上沒什麼社區資源,洪醫師因為有很多醫病關係的朋友,許陽明很多政治朋友,當時要成立協會時,每個區要有個代表當發起人,這些人大部分都是洪醫師和許陽明去找出來的。

 

要成立的時候,我們就討論要叫什麼名字,很多人說「北投協會」好了。到社會局去登記時,被退件說,不能以區的名字當作協會的名稱。只有社區發展協會可以,像奇岩社區發展協會。可是我們又不願意放棄北投這個名字,那時候我正好在念論語,論語有個里仁為美的里仁篇,因為北投又叫Patauw 、八頭、所以我們就叫八頭里仁協會,因為這樣一個因緣,去申請出來就是台北市八頭里仁協會。

 

所以為什麼會踏入這一段,最主要就是小朋友的那一封陳情書它感動了我,我那時候才猛然覺得說,原來我對我故鄉自己的事情知道那麼的少,而這些小朋友,他們是有那樣子的一種熱情,去把史料找得非常清楚,在老師的指導之下,他們又願意希望能夠把這個地方變成一個博物館,所以,那個時候,就是在這樣的一個機緣之下,我們成立了台北市八頭里仁協會。第一個階段就是以保存溫泉博物館,幫溫泉博物館指定為古蹟,按照小朋友的心願再整建再重建再利用為北投溫泉博物館,那時候的想法是這樣。

 

 溫博館一隅(古早時叫紅磚仔厝)

 

那時候在推動這樣的東西,問題來了,去問長輩,長輩說那我卡早洗身軀的地方,我要洗身軀。溫博館以前叫紅磚仔厝,樓下有浴室。可是你要當博物館,要怎麼洗身軀,對不對?小朋友的願望是要變博物館,大人的願望是要洗身軀,但是大人沒有提出來,是小朋友提出來的,所以理論上小朋友的願望優先。那個時候,我們也很傷腦筋,到底溫博館下面要不要重新開放浴室,因為老一輩的人一直吵著要。

 

 位於溫博館1F的羅馬式大浴池,屬站立式浴池,老一輩北投人以前都在這裏罰站洗身軀。

 

結果有一次,憲二教授聽到我們在北投做這件事情,來北投公園陪著我們走了一趟。走到梅庭旁邊,我突然想起,那塊地是我小時候北投的垃圾堆,倒垃圾的地方,後來沒有倒垃圾,就長了很多雜草。弄了老半天,本來想說,乾脆把北投溪清一清,讓他們回去北投溪泡澡算了。最後,靈機一動建議說,這個地方可不可以變成一個露天泡澡區,它以前是一個垃圾地,垃圾地一定是公有地,他們也討論出來可行,就是各位現在看到的千禧湯。這樣一來,就平息兩方的爭議了。雖然不是在溫博館泡你老一輩也可以泡了。小朋友要的博物館我們也把它努力做出來了。

 

 位於梅庭旁邊的千禧湯,古早是北投的垃圾地。

 

基本上,那時候的想法是說,希望給小朋友一個好的正向的想法是不要「習得無助」,不要讓小朋友習得無助的方法,就是我們大人要站出來做一個表率給他們看,只要你們願意去堅持,願意去付出,你就有可能去成功。

 

所以,我們那時是根據這樣的一個精神去做,那時候,八頭里仁協會成立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為了把溫泉博物館整建,就是這樣子,所以為什麼會投入社區,過程大概就是這樣。

 

順便把千禧湯的由來告訴各位,是為了平息兩代之間的GAP。

 

下集待續~

 

 


社造20年系列文第一篇:八頭里仁協會陳慧慈老師分享社造二十年之路(一)

社造20年系列文第二篇:八頭里仁協會陳慧慈老師分享社造二十年之路(二)

社造20年系列文第二篇:八頭里仁協會陳慧慈老師分享社造二十年之路(三)

 

 

 

 

Please reload

​編輯推薦

Please reload